提示: 担心找好看的言情小说? 记住此网站 CEO小说网--www.ceohz.com,网址永远不丢失!

回到明末做岛主 第六十四章?广宁危局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大明为了平息辽东的叛乱,投入不可谓不多,驻扎在山海关的七万“援辽军”加上驻扎在河西的十三万“平辽军”,乍一看明军对后金方面具有压倒性的军事优势。

    但是由于经略与巡抚不和,七万精锐的“援辽军”丝毫没有要投入作战的意思。

    而广宁本部的十三万大军,虽然看起来有十三万人,但是大部分军队,都不过只是乌合之众,让他们守堡守城都已是艰难,更何况想要让他们面对面的硬扛后金铁骑了。

    但即使是这样,广宁本部这边还是有六万新组建的野战军可以参战,虽说这些新兵缺乏战斗经验,但是至少在军队的人数上,还是可以对后金达到三比一的军事优势的。

    但是偏偏在这样的优势之下,王化贞还是打了一副烂牌出来,王化贞在军事上的无知,这时候成为了广宁军最大的漏洞。

    而纵观后金方面,努尔哈赤煞费苦心的选择交战时机,他们不但扫清了内部的叛乱,防住了毛文龙和朝鲜的军事威胁,还专门挑在明朝的盟友蒙古南下避寒的时机出兵。

    为了这场决战,后金方面此次动员了两万披甲战兵和四万无甲辅兵,对他们这个男丁不过七万的小部落来说,差不多是把每一个适龄的男性都送上了战场,除此之外,努尔哈赤还拼凑了一万多相对比较可靠的汉军战兵助阵。

    这次广宁决战,可谓是动用了后金的全部家底,努尔哈赤,已经是在背水一战了。

    无论这次决战的输赢,只要守住了广宁防线,后金就会因为经济崩溃而出现巨大的动荡,甚至可能会分崩离析,不攻自破。

    对于这场逼不得已的决战,努尔哈赤心中也是忐忑不安的。

    唯一能够让努尔哈赤庆幸的是,他的对手是一个毫不知兵的王化贞,而不是大名鼎鼎的熊廷弼。

    书房之中,毛文龙与众将看着辽西地图,仔细的听着信使阐述广宁防线的部署情况。

    此时的毛文龙看似是在仔细的盯着地图,而事实上,毛文龙眼前的聊天群中已经炸开了锅。

    孙膑:“广宁军为什么要这么部署军队?如此安排,这不是故意给对方机会各个击破吗?明明有巨大的军事优势,十三万大军就算再是不济,只要集中到一处,不能打胜仗,守一个广宁城应该也能守得住吧?萨尔浒之战犯下的毛病,这广宁军还是没学到教训?”

    白起:“战术的精髓就是在决定性的地点上最大程度地集中兵力,空有十三万大军,却硬生生的把这么大的军事优势丢弃,这种布置,简直不知所以,莫名其妙!”

    毛文龙:“按照广宁军的布置,现在走上战场的只有缺乏辅兵配合的三万多战兵,从数量上讲的话,已经处于劣势了,按照现在的情况,诸位大佬可有什么办法破局?”

    韩信:“现在集中兵马决一死战肯定是来不及了,唯有全线退兵,坚壁清野,死守广宁!”

    岳飞:“另外,再派一支奇兵,配合我部出旅顺,奇袭旅顺口,猛攻四卫,围魏救赵,如此,广宁之围必解!”

    毛文龙仔细想了想,这倒也算是一个破局的办法,按照如此布置,那边广宁一下子打不下来,这边金州、复州告急,后金军很有可能会被断了后路,如此一来,后金军必然撤退。

    曹操:“说实话,河西的明军修筑这么多的堡垒的目的何在,孤到现在还没有想明白,动用大量的资源修筑这么多堡垒,而且在各个堡垒之中都储备了大量的物资,结果搞得现在这些堡垒不仅没有什么用,而且还要保留大量的兵力驻守,这不是自己给自己制造麻烦吗?”

    诸葛亮:“修筑这些堡垒可不容易,耗费大量的银子不说,平日里为了维持这些堡垒,甚至比养五万大军都要耗费,这耗费这么多的人力物力,怎么搞到现在反而帮了后金军的大忙?”

    司马懿:“只要广宁一失,这些堡垒还有什么用?换了我是后金将领,就先奇袭广宁,下了广宁,这些堡垒都将不攻自破,到时候这堡垒之中的大量物资,倒是正好便宜了后金,按照信使说的,只要后金弄到这一批物资,今年冬天后金的粮食问题就可以彻底解决了,大明朝廷还真是慷慨。”

    徐达:“你们的分析道理是有的,但是以我看来,广宁军也只能这么搞,广宁军武备不整,老兵在萨尔浒一役损失惨重,现在的新军,又大多以步兵和火器营为主,根本没有与后金骑兵野战的勇气,这种情况下,守城自然是最好的选择,只可惜,王化贞这厮不知兵,将兵力如此分散,反而自己削弱了自己。”

    李靖:“若是能够集中兵力守城,广宁也未必不能守,陈渠若是能够坚守堡垒,伺机切断后金军的补给的话,此战未必会输。只可惜这陈渠也是一个没脑子的,居然仓促驰援西平堡,三万四千战兵本来在战力和士气上不如后金军,现在人数上又是不及,再加上没有辅兵,这三万多战兵去了简直就是送死,没了这股战兵,剩下的火器营和辅兵,也只能守守堡垒,就算后金军的后勤部队从面前经过,那也只能干瞪眼了。”

    毛文龙看着一众名将的分析,不禁微微点头,就算是现在这种局面,广宁也未必会丢,只不过,一众名将都是不知,广宁军中还有孙得功这样的一个奸细。

    而且这个奸细,还被王化贞重用了。

    广宁之战,到了此时的局面,在毛文龙看来,几乎已经是必败之局。

    关闭群聊,毛文龙缓缓抬起头,看着众将问道:“大家有什么看法?”

    王昌早就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发表自己的言论了,毛文龙的话一问出口,王昌便慷慨激昂的说道:“如今广宁危急,正是我东江军建功立业的时刻,咱家看来,我们应当立即出兵镇江,拿下镇江之后,我军再突袭阳,兵锋直指清河,清河乃是建奴重镇,若是被围,建州必然震荡,到时候那奴酋,必然撤兵!只要这建奴一撤兵,我们就撤退,用围魏救赵之计,解下广宁之围!有此大功,我等必将受到朝廷重赏!”

    吴劭勋急忙附和道:“王监军说的好!我记得上次毛将军奇袭镇江,不过只是花了三五日的时间,这次奇袭镇江,我等务必要在三日之内拿下!如今建奴全民动员在广宁决战,后方必然空虚,只要拿下镇江,我军便可势如破竹,一路杀到清河,若是建奴不撤兵回援,到时候咱们还能顺势夺了那奴酋的老寨!”

    毛文龙心中一阵冷笑,恨不得骂这两人是白痴,如今的镇江城,早已经不是当时的镇江城了,李应节传回来的消息,镇江城中此时聚集着三千建奴精锐,想要凭着自己的一千多战兵拿下镇江,简直是痴人说梦。

    丁文礼见毛文龙没有什么表示,不禁皱了皱眉头说道:“吴指挥使说的简单,上次镇江一役之后,建奴早就放我东江军如防虎一般,如今镇江必然守备森严,我们这点兵马去攻城,简直就是去送死!”

    “送死也得去!”王昌一拍桌子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圣上养着我等,就是让我们上战场杀敌的,如今广宁危急,我们东江军又怎么可以畏首畏尾?”

    吴劭勋也是附和道:“丁参将!我等世受皇恩,此时正是国家危难之际,我等军人,正是抛头颅洒热血的时候,你们怎么可以畏首畏尾?!”

    “好!王监军和吴指挥使真是好气魄!毛某佩服!既然如此,明日辰时,我们全军出击,誓死拿下镇江!”毛文龙一拍桌案高声喝道:“如今镇江城中虽然有三千建奴带甲精锐,我等虽然只有千余人,但是,只要我们抱着必死的决心,在王监军和吴指挥使的带领下,必然可以百战百胜!”

    毛文龙说着,淡笑着看着王昌道:“王监军,您看如此安排如何?”

    王昌老脸一红,忍不住咳嗽了一声道:“咱家也是想亲自上阵的,但是咱家身为监军,自然是要在皮岛之上运筹帷幄的,所以此战,咱家就不去了!不过,有咱家在皮岛掌控全局,诸位必然可以大获全胜!”

    众将的面色都是一阵厌恶,心中暗骂这王昌不要脸。

    吴劭勋尴尬的一笑道:“毛将军可能误会了,本将来这里,主要是来保护王公公的,行军打战的事情,还得靠毛将军。”

    吴劭勋的意思就是,送死你去,老子是来躺着拿好处的。

    毛文龙心中一阵冷笑,王昌一个太监怕死倒也说得过去,你吴劭勋身为朝廷将领,却也是这般贪生怕死,怎么还有脸说出刚才这样的话?

    “王监军,若是吴指挥使的人马都不愿意出战的话,仅凭本将的这点兵马,本将实在无能为力啊……”毛文龙满脸无奈的看向王昌说道。

    王昌眼珠子一转,权衡了一番之后说道:“吴指挥使!陛下派你过来,就是让你来辅助毛将军的,现在正是用人之际,解救广宁危机为重,咱家也不需要人保护了,你就随同毛将军出征吧!”

    吴劭勋双眼一睁,心中腹诽不已,恨不得一把掐死王昌这个卖队友的王八蛋。

    但事到如今,吴劭勋也已经没有办法了,只好点头答应道:“既然如此,本将就带兵辅助一下毛将军吧!”

    毛文龙嘴角微微上扬,他要的,就是这个结果!

    不再犹豫,毛文龙猛的拔出腰间的湛卢宝剑,举剑高声下令道:“传我将令,明日辰时,全军出击!”

    ……

    毛文龙的这次出兵,几乎可以说是东江镇倾巢而出了,就算是新兵营的两千新兵,也作为了辅兵一同出征。

    背嵬营一千两百余人,加上火器营两百余人,再加上吴劭勋的两百余人,出兵总数达到了三千七百余人。

    除了大船和皮岛仅有的五艘战船,就连岛上的渔船都是倾巢而出。

    王昌看着远远驶去的船只,微微的松了一口气。

    现在毛文龙一走,这皮岛就是他的天下了,他相信,在毛文龙离开的这段时间,他必然能够找到埋藏在皮岛的宝贝!

    王昌兴致勃勃的转过头,看到的却是一张张满是仇恨的脸,数十名百姓阴冷的在不远处死死的盯着王昌,犹如盯着死敌一般。

    他们的眼神,让王昌忍不住瑟瑟发抖。

    崔兴业和连善祥也是缩了缩脖子,吴劭勋因为之前那件奸杀案,已经犯了众怒,连带着,王昌包庇吴劭勋的行为,也都被百姓们记恨上了,他们听到的消息,现在整个皮岛之上的百姓,都恨不得生吞了王昌和吴劭勋。

    陈继盛在远处远远的盯着王昌,嘴角微微扬起一丝冷笑。

    而此时的大船之上,吴劭勋越看越是觉得不对劲,他虽然不懂航海,但是看船队的方向,怎么都不可能是前往镇江的!

    吴劭勋越想越是觉得不对,猛的冲出船舱,朝着正在甲板上眺望的毛文龙喊道:“毛将军!你们开船的方向不对!这去镇江是往北,你们这是往西!你们想要做什么?”

    毛文龙转过头,淡笑着说道:“吴大人,镇江现在守备森严,我们去攻打镇江,只有死路一条,我毛文龙不想死,吴指挥使应该也不想死吧?”

    吴劭勋刚刚还在谋划着怎么在攻打镇江的时候避战呢,现在倒好,毛文龙根本就不打算去镇江,这倒是如了吴劭勋的愿,但是不去镇江,毛文龙又准备去哪里?

    “毛将军,本将自然也是不想去送死的,不过,若是我们毫无作为,朝廷那边必然会怪罪下来……”吴劭勋颇为担忧的说道。

    送死他自然不想去,但是朝廷那边,他也想有个交代,他来这东江镇,可是来捞功劳的,若是这毛文龙畏敌不战,他岂不是要跟着一起倒霉?

    以吴劭勋的打算,自己的安危要保证,但是这功劳,也是绝对不能少了的,所以他更希望的是,让毛文龙带着东江军去拼命,自己在后面打打顺风仗,捡捡功劳,若是情况不妙,也好有机会转头就跑。

    “这件事情好办,本将听说,金州现在防备空虚,金州城中,只有三百汉军,本将在金州也安插了内应,只要我们的大军一到,城中内应就会发动金州百姓夺城,我们不用费一兵一卒,就可以顺势夺下金州,有了此功,到时候朝廷自然不会怪罪!”毛文龙笑着解释道。

    “果真如此?”吴劭勋有些狐疑的问道:“金州城中果真只有三百汉军?”

    “当然!吴指挥使请看!”毛文龙说着,拿出一份密报递给吴劭勋,吴劭勋往前一看,果然,密报上详细的汇报了金州的情况,按照密报上所说,再加上有内应策应,倒是真的可以不费一兵一卒捡一场大功!

    吴劭勋嘴角的笑容愈来愈盛,最后变得喜笑颜开的说道:“毛将军英明!如此一来,我们不用冒险,也能立下大功,既可以起到牵制的作用,又可以随时撤退往广鹿岛,此计真是妙不可言呐!毛将军!本将愿意作为先锋,亲自带领本部人马拿下金州!”

    这么好的事情,吴劭勋自然是不能放过的!

    “哎!”毛文龙却微微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的说道:“金州好下,但是却不好守呐,据细作的回报,旅顺现在尚有建奴精锐三千,若是我们拿下了金州,旅顺建奴军和复州的汉军必然会夹击我们,到时候只怕这金州不好守呐,我们此次出战,粮草只是带了半月的,若是我等被围困,到时候说不定要葬身在金州了。”

    “那可如何是好?”吴劭勋现在的心情那是一个七上八下,一下子被毛文龙说的心花怒放,一下子又被毛文龙说的跌落谷底,整个人的情绪都已经被毛文龙彻底的掌控住了。

    “唯有一个办法!”毛文龙信誓旦旦的说道:“本将亲自带兵,埋伏在南关口的一处隘口,等吴指挥使你拿下了金州之后,旅顺的建奴军必然会全军出动,救援金州,本将正好可以以逸待劳,来一个伏击战!只要我军能够拼死消灭了旅顺的建奴精锐,咱们就能顺势拿下旅顺,到了那时,金州和旅顺就可以互为犄角!至于这功劳嘛,自然也是更大了!到时候,收复金州之功归吴指挥使,收复旅顺之功归本将,咱们岂不是皆大欢喜?”

    毛文龙的话犹如魔鬼的诱惑一般,顿时让吴劭勋眼前一阵发亮:“好!那就按毛将军的计策行事!”

    看着眉开眼笑走下去的吴劭勋,毛文龙的嘴角扬起一丝冷笑,眼中闪过一道不易察觉的寒光。

    两日后,毛文龙的大军在广鹿岛登陆,休整了一夜之后,汇合张盘与单荩忠率领的五百余人,趁着夜色登陆了金州东岸。

    随后,便兵分两路,毛文龙亲自带着大军前往金州南面的南关设伏,而吴劭勋则带着本部兵马与张盘的五百广鹿岛战兵和一千新兵营辅兵,大摇大摆的来到金州城外。

    按照毛文龙的交代,吴劭勋只需带着兵马在城外摆出一副要攻城的样子,等到金州守军向旅顺军求援之后,城中的内应自然会派人出来接应。

    到时候里应外合之下,吴劭勋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拿下金州,收获收复失土的大功。

    有着这场功劳,他最起码也能升一个副将做做!

    毛文龙将这么大的功劳让给他,在吴劭勋看来,毛文龙这是在讨好自己,从毛文龙之前对他的态度看,他认为自己凭着京师援军的这个名头,完全可以压得毛文龙抬不起头来。

    不过这一战之后,吴劭勋决定以后还是尽量多给毛文龙一点面子,毕竟毛文龙还是很识相的,将这么大的功劳白白送给自己。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